黑河市家风作品展示——儿时父亲那高高的书箱
来源:黑河市纪委监委 | 作者:hhjjjcw | 发布时间: 2018-04-02 | 1345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儿时父亲那高高的书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林氏家风:辈辈养成读书好习惯,腹有诗书,行得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五大连池市人民检察院  林楠

  我小的时候,父亲很少给我讲大道理,但是,他却用身教影响了我的一生。想起儿时的老房子,印象最深的,就是父亲那高高的书箱。在我的眼里,那是家中最神圣的所在。因为,书箱里装着的,都是父亲的宝贝。父亲喜书爱书,也把读书做人的道理,一点一滴地传给了我。
  故事启蒙,爱书如狂
   儿时最崇拜的人,自然是父亲。父亲个子不高,可是,在我心中,他是这个世界上最“高”的人。因为,他的肚子里,总是装着有趣的故事、新鲜的知识、丰富的学识。在每天只知道疯跑傻淘的童年记忆里,每天最喜欢的时光,是父亲心情大好,给我们讲故事的夜晚。
   母亲给我们讲故事,往往是哄着我们帮她扒苞米干农活,讲的也多是牛郎织女一类的神话故事。而父亲讲的故事丰富得多,水浒传、岳飞传、一千零一夜,古今中外,都有涉猎。一会儿是飞毯,一会儿是神灯,有时是英雄,有时是好汉。
   记得小时候最爱听大喇叭里放的评书,后来家里买了收音机,跟父亲一起守着听《岳飞传》。每个人物出场,只要稍微介绍几句,父亲就能准确地说出那个人物的名字。只要父亲有时间,我们就缠着他讲故事。父亲口才极好,故事讲得特别生动,每每听完,都意犹未尽,吵着要再听一个,不肯睡觉。为了哄我,父亲常常说:你快长大,长大了自己看书,会的故事比我还多。原来,父亲一肚子的学问,都是看书得来的,怪不得父亲那么爱看书。
   书,就这样走进了我的视野,变得神秘而又神圣。我对父亲看书的样子开始着迷。耳濡目染,就是这样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吧!庆幸我有一个爱读书的父亲,让我在人生之初就接触了书香,就懂得了阅读之美,让我从此和父亲一样,爱书如狂。
   字如其人,端正到底
   读书要先识字。识字,从写字开始。
父亲写得一手好毛笔字。两三岁的我,常常看到父亲伏案挥毫的身影。在那个温饱尚且是梦想的年代,我们家里却奢侈地拥有几管毛笔,父亲珍爱它们,从不让我们碰。
有一天,父亲拿来画着九宫格的本子,把我放在小凳子上,拿过毛笔,对我说:“你已经大了,我现在教你识字,先来学习写毛笔字,从你自己的名字开始。”父亲把我的小手握在他温热的大手里,随着他手腕有力地运转,毛笔的笔锋在纸上流畅地写出了漂亮的汉字。我惊讶于书写的神奇,带着对毛笔的好奇,我开始了自己的“涂鸦”。可是,写字的过程并不那么愉快,在父亲手中听话的毛笔,到了我的手中却十分调皮,不是横写歪了,就是竖写偏了。写了几个字,我开始泄气,看到自己歪歪扭扭的字和扭曲的线条,竟乱画了起来。正在胡乱涂抹时,父亲走了过来,头上吃了一记爆栗,我委屈得直要掉泪。父亲坐在我旁边,压住火,把印着九宫格的那张纸拿过来,在纸上指点着说了一番话:“写字就是写规矩,九宫格上有红色的线,你的字不能越过这条线。红色细线围成的就是字的轮廓。写字要有规矩,规要圆,矩是方。横要平,竖要直。你的字就是你的人,字写歪了,人也站不直。”我握着毛笔,按照父亲的要求,挺直脊背,正襟危坐,开始凝神屏息,认认真真地学习写字。
   从那以后,写毛笔字,就是我的生活中最隆重的一件事。
那时的我也许还未曾意识到启蒙的意义,可是,在成长的经历中,父亲关于书写的这番话,一直在脑海中回响。如今,在生活中工作中遇到了一些事,我总是不自觉地想到写自己名字时的情景,一笔一划,从头慎重,端正到底,不能有一丝苟且。
   高高的书箱,我一生的仰望
   在儿时住的小村里,最让我自豪的是,我家的书最多。
父亲的书,装在他自己亲手做的几个木头书箱里,书箱外面,父亲还画了花纹,分门别类地做了标记,那些书箱撂起来,足足摆满了一面墙。小小的我,仰起头才能看到最高处的那排书箱。
小时候家里每天都能看到的画面,就是父亲伏案读书的身影。好奇的我,总是想不明白,父亲端端正正对着一本书坐在那里那么久,在看什么?我搬来小凳子,放在父亲的脚旁,站在凳子上歪头看着他专注的样子,再扭头看看他的书,那里面到底有什么,让一向慈爱的父亲如此着迷?
识字多了,我对父亲的书更加好奇了。父亲爱惜书,把他的宝贝看得可紧了。孩子们怎么淘气都可以,就是不能碰他的书。如果有谁不小心弄破了他的书页,那他可是会生气的,后果自然很严重。晚上,父亲会搬来凳子,站在上面,从高高的书箱里,挑选他爱的书来读。每到这时,我都仰着头,盯着父亲,看他挑书时嘴角噙着的那抹微笑,像一个将军检阅自己的士兵那般,有满足、有幸福。夜里,一灯如豆。我从睡梦中醒转,朦胧中,父亲灯下凝神读书的剪影,就会映进我的眼帘。
   后来,我上学了。父亲允许我可以挑自己能看懂的书来读。每天放学后,写完了作业,我立刻搬来高凳子,站在上面伸直胳膊,打开父亲没有上锁的书箱,小手摸到一本书,不禁欣喜若狂,捧着书就读起来,连小伙伴喊我去玩都不理会了。
   也许就从那时候开始,父亲一本又一本的书打开了我和这个世界沟通的大门。看我这么喜欢书,父亲也很开心。他变着法儿地省俭,拿钱给我买合适的书。这在那个还要为温饱发愁的年代,是不可想象的大手笔。
   初中时,就读完了父亲书箱里的《家》、《春》、《秋》、《水浒传》、《飘》、《基督山伯爵》、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等中外名著,还读了许多中外童话故事,名人传记。
   从小读好书,濡养了我的心灵,让我的内心更丰盈更知性。现在,我已人到中年。想看什么书就能随时邮购,不必为买书节衣缩食了,自己的家中,最珍视的,便是书架上的那些书。我把这些书,当成人生最大的财富,传给了我的孩子。我经常拿过一本书静静地读,我也试着用身教的方式,像父亲影响我那样,影响我的下一代。希望我也能给孩子一个让他仰望的书箱,让爱读书的习惯生生不息,作为林家的传家宝,世代传递下去,辈辈养成读书习惯,腹有诗书,行得远。





  



下一篇: